1)番八十六:岳婿之仇,不共戴天_红楼春趣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其实不用长乐这般撒娇求救,黛玉等后妃见贾蔷如此反应都有些坐不住了。

  对于女儿奴的某人,她们简直深恶痛绝!

  简直要疯,想把闺女留成老姑娘不成?!

  黛玉几乎是目光森然的看着贾蔷,轻声笑道:“皇上,可是嗓子有些不适?”

  若非如此,哼个甚么?

  贾蔷侧眸看去,只见诸后妃们一个个都面色不善的望着他。

  最让他心痛的是,长乐居然也委屈的望着他……

  不由轻声一叹,目光重新落在殿中跪地之人身上,目光凝了凝,冷笑道:“起来罢。朕听人言,于万洲三子,虽为元辅之子,却最是不屑朝廷不屑官场。朕且问你,若你老子不是礼绝百僚的天下元辅,你可还有资格厌恶官场,可有资格出入东宫,号称甚么东宫双璧?安之是朕和皇后亲手养大的,其才智之高绝,朕最清楚。安之如此出身,尚且不敢这般狷狂,尔有何能,敢与安之并列?”

  于新一还未开口,林安之就忍不住苦笑道:“皇上,于……”

  话未说完,让贾蔷一眼瞪了回去。

  于新一深吸一口气,答道:“回皇上的话,臣……”

  “臣?”

  贾蔷好奇了声。

  于新一闻声一滞,又道:“回皇上的话,草民承认,若非家父为元辅,便无可能轻狂傲慢。正因家父为元辅,草民才能随心所欲的活着,才能出入东宫。但若草民之父非元辅,草民应该仍不喜官场上那些繁文缛节。草民其实至今也很难明白,官场上那些虚与委蛇的勾连,到底所为哪般?好似官腔越是晦涩玄奥,越是为官之精髓。云山雾海的万言书,归根到底不过二三言……”

  “等等,就朕所知,朕近年来收到的万言书,就是你老子呈上来的。”

  贾蔷淡淡说道。

  诸皇子哄笑,随即又在长乐的注视下偃旗息鼓,于新一也干笑了声,道:“皇上,草民说的就是草民的父亲。他那封万言书,归宗不过一句:藩土不可封总督,不然必生诸侯之祸。草民相信,以皇上之圣明,看到这一句也就知道了家父想要说甚么。偏上一封万言书……

  这还只是官场上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,因为就草民所知,家父不是一个话多的,可其他人却不是如此。

  草民随太子南下,操持些与州县府衙勾连的差事,见多了为了件小事,十数个官员就着酒席,东拉西扯上大半月的勾当。

  当然,草民知道皇上曾说过的,统一想法的重要性。

  可草民还是以为,官场上那一套,大多数都不是在统一思想,纯粹就是敷衍公事。

  草民窃以为,这样的官场规矩,还是改一改的好……”

  “大言不惭!安之,与朕驳倒他!”

  贾蔷冷笑一声斥道。

  诸后妃们闻言,纷纷笑出声来。

  林安之却不觉得好笑,东宫双璧之间并非没有高下之争,或

  请收藏:https://m.tp11.cc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